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解題民營經濟痛點

 政策組合 解題民營經濟痛點

最近,民營經濟的發展現狀受到了高頻度的熱門關注。

從中央層面接連明確表態,到各部委的重磅政策頻出,再到各地政府出資為企業馳援紓困,組合式、立體式的政策出臺旨在為民營企業營造一個更為良好的發展環境。

有一個“五六七八九”的說法能夠生動反映民營經濟的重要性與強大活力:為國家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在世界500強企業中,我國民營企業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

我國經濟發展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民營經濟功不可沒。但是當前,面對“市場的冰山、融資的高山、轉型的火山”,民營企業遇到了一些強勁的阻力。這是企業發展的客觀規律所致,更是宏觀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需要攻克的難題。

在豐富而全面的政策加持下,民營企業正一步步跨越險阻,迎來全新的坦途。

打出政策組合拳

近期,國家對民營小微企業的支持政策意圖明確,舉措力度空前。

1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加大金融支持緩解民營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決定開展專項行動,解決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問題。會議指出,下一步,要加大對民營企業、小微企業支持力度,切實做到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等各類所有制企業一視同仁。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要繼續給企業減稅;隨后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進一步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并抓緊研究提出繼續降低企業稅負和降低社保費率的具體辦法。

具體到操作層面,各部委近期更是密集表態并出臺一系列的新舉措。

11月12日,財政部部長劉昆撰文表示,目前,今年年初既定的各項減稅降費政策已出臺實施,加上年中出臺的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的一系列措施,預計全年減負1.3萬億元以上。財政部門將著眼增強發展后勁,強化“放水養魚”意識,研究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和更為明顯的降費,更好促進實體經濟健康發展。

11月15日,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介紹,發改委將積極研究出臺有利于民營企業通過債券市場開展市場化融資的政策措施,重點做好包括積極支持優質民營企業發債融資、加大小微企業增信集合債券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等五方面的工作拓展民營企業融資渠道。

11月19日,國家稅務總局印發了《關于實施進一步支持和服務民營經濟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將進一步促進民營企業減稅降負放在首要位置,堅決落實減免稅政策,對符合享受稅收優惠政策條件的民營企業與其他納稅人一律平等對待。

與此同時,“一行兩會”領導連續接受媒體采訪,金融支持民營企業的政策也在接連落地,與財稅政策形成合力。

央行行長易綱公開表示,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部門,從債券、信貸、股權三個融資主渠道,采取“三支箭”的政策組合,支持民營企業拓寬融資途徑。所謂的“三支箭”指的是信貸支持、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和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通過這三方面的政策支持,幫助民營企業緩解融資難問題。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則提出對民營企業貸款要實現“一二五”目標,即在新增的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于1/3,中小型銀行不低于2/3,爭取3年以后,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占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于50%。他表示,銀保監會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決不能搞簡單化“一刀切”,要客觀對待民營企業發展中遇到的困難。

此外,各地方政府也在積極行動,目前,已有多個省市出臺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文件,并推出或醞釀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紓困基金,規模合計逾千億元。

從中央到地方,一個多部門通力合作、劍指解決民營企業痛點的政策組合呼之欲出。

待解的融資兩難

民營企業的痛點中,融資難融資貴可謂頑疾。盡管民營經濟貢獻了60%以上的生產總值,但貸款比例只占25%,發債規模也一再縮減。資產數千億的上市公司尚且面臨融資瓶頸,融資渠道更為狹窄的中小企業面臨的資金壓力可想而知。

吉林農安縣的德勝寶農業有限公司是當地有名的綠色果蔬生產基地,各類果蔬作物種植面積達40多萬畝。該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貸款難給自己造成了不小麻煩。他曾經想向銀行申請貸款,但因為缺乏合格的抵押物,最初申請沒有成功。隨后他還考慮過民間借貸,但由于利率過高而放棄了。最終在當地農行以四戶聯保的方式申請到28萬元貸款。

當記者詢問目前經營壓力所在時,他表示最主要的問題出在融資上。“做農產品的,沒有抵押物可以申請貸款,大棚貸之類的貸款額度比較低。所以貸款難度比較大。民間借貸的話,我的銷售時間比較長,支撐不住民間借貸的高利息。”他希望記者幫忙呼吁金融機構可以“多發布一些適合農民的貸款方式。”

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山西新榮霞貿易集團有限公司,這是一家集鋁合金型材生產、裝飾裝潢鋁板加工、玻璃深加工和建筑裝飾裝潢材料銷售為一體的公司。去年,該公司的凈利潤超過5000萬元。

即使是這樣一家處于當地同行業的中上游水平的企業,賬面的銀行貸款也并不算多:“當前,我們正在使用的銀行貸款只有工行預放信用貸款157萬元,利息約6%;民間借貸可用資金大約1000萬元,也是信用貸款。”該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解釋,銀行貸款價格低廉,但申請難度非常大,必須以土地房屋等固定資產抵押,且辦理速度緩慢,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和成本去跟進,所以用得不多。

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仿佛一架天平,一端是被困擾多年的民營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而在另一端,銀行同樣有許多煩惱。面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銀行并不是一直無動于衷,也曾多次采取措施,將信貸資源傾斜至民營小微企業,但由于風控考量等多種因素,效果并不理想。

河北某市銀保監分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在支持民營小微企業時,銀行的顧慮確實比較多,中小企業不僅缺乏抵質押資產,還缺乏規范的財務報表和相關材料,無法滿足銀行發放信貸的要求。“企業做的賬、交的材料都不是很規范,銀行沒辦法透視風險,尤其在縣里,說得不好聽,有的企業說倒閉就倒閉,甚至老板跑路,風險太大了。為了風控,以前還做過聯保,一旦出問題都是成片成片的,給銀行造成了很多壞賬。”該負責人說。

為了規避此類風險,不少銀行對中小型企業的態度一度極其謹慎。在民營經濟發達的浙江,記者曾就支持小微支小的問題采訪過某國有大行某縣支行的相關業務負責人,對方的態度十分坦白:“我們原來不做這些的。現在總行成立了事業部,我們才逐漸重視這塊,但是依舊處在起步階段。”細究其原因,無非是這類貸款的風險較高,對于大客戶資源豐富的國有大行來說,性價比不高。但如今,這些大行又對小微客戶燃起熱情,一方面是因為監管政策引導和自身轉型發展訴求,另一方面金融科技的發展也豐富了業務和風控的手段。

在引導資源流向薄弱環節方面,監管的作用往往是第一位的。從之前的“三個不低于”和“兩增兩控”到近期的“三支箭”“一二五”,監管引導金融機構的多個重磅政策接連出臺,對于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也不斷加碼。各銀行也紛紛響應,出臺支持民企的具體舉措,如工行的“10條”、建行的“26條”、中行的“20條”、農行的“22條”等。行業行動形成合力,在盤活渠道等同時降低融資成本,力圖破解民營企業多年的融資瓶頸。

這些舉措的成效已經逐漸顯現。數據顯示,截至三季度末,銀行業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貸款占整個貸款的比例近四分之一,增幅還在繼續上升;18家主要商業銀行對小微企業平均利率6.23%,較一季度下降約0.7個百分點,城市商業銀行、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分別降低了0.28和0.85個百分點,微眾銀行等互聯網銀行對小微企業的平均利率下降了1個百分點。

盡管對民營小微企業的各項政策迅速落地,但不少專家和業內人士都一致呼吁,金融支持民營企業需通過市場化手段,以實現可持續發展,避免問題卷土重來。

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在近日舉行的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會上表示,對銀行提出行政要求向民營企業貸款,在短期內可以執行,但無法持續。要真正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要從市場化思路入手,由市場配置金融資源,按照市場化的利率提供貸款。他還認為,對于短期內承壓的民營企業提供政策性融資支持是必要的,但這個責任應該交給政府及政策性金融機構,而不是一股腦的放到商業金融機構身上。

當務之急的減稅降費

值得注意的是,民營企業的問題遠非融資難融資貴這樣簡單。

在全國工商聯民營企業調查系統的官網上有一則調查,詢問企業最希望政府實施的政策建議。截止記者發稿時,已有5151人參與調查,其中,選擇最多的是“減稅降費相關政策”,共有1831票,占全部投票的34.31%;其次是“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相關政策”,有1581人選擇,占比達29.69%。

兩個選項票數相加,占比已經過半,反映出企業面臨的困難相對集中和突出。其中可以看出,對民營企業來說,減稅降費是當前最為迫切的需求,甚至超過了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大成企業研究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2017年民間投資與民營經濟發展重要數據分析報告》顯示,2017年民營企業稅收高速增長,直接帶動了全部稅收增速的較高增長。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稅收增長較低,國有企業除一季度累計增速為3.2%外,其余季度累計均為負增長。

就當前稅收力度、強度、覆蓋面等問題,不少專家、企業家乃至官員都曾發表過一些看法。國稅總局稅科所研究員付廣軍曾表示,對民企征稅過重是不爭的事實。他認為,民營企業占比大的建筑業和采礦業等競爭性領域的稅收負擔比較重。電力、石化等領域稅負比較低,而這些領域壟斷程度比較高。

在采訪中,也有采訪對象向記者表示,當前企業經營的成本過高。“現在我們廠一個普工的用工成本大概是這些:每月薪資2500元,社保800元,食宿費用250元,培訓及其他成本200元,合計3750元以上。但是以前只需要支付工資和食宿即可。現在多了1000元不止。”前述新榮霞貿易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自己的公司目前經營中面臨的問題主要是經營負擔過重,包括各種稅、費和人力成本。

他認為,雖然融資問題給企業造成了經營壓力,但一般情況下并不是主要壓力,因為企業運營對資金的使用會有計劃性,所有的資金使用都有預期和安排,大部分時候可以提前通過各種途徑安排好資金。

這位負責人所期望的正在一步步變為現實。近年來,我國在減稅降費方面的步履不停。今年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就表示:全年再為企業和個人減稅8000多億元;大幅降低企業非稅負擔;全年要為市場主體減輕非稅負擔3000多億元。兩項相加,2018年減稅降費目標超過1.1萬億元。這已經是我國連續第3年推出達到萬億級別的減稅降費規模。

減稅降費政策的效果已逐漸得到體現。稅務總局政策法規司負責人黃運透露,今年前三季度,以民營企業為主體的小微企業共享受減稅1437億元,同比增長41.3%。

財政收入也顯現變化。財政部數據顯示,10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727億元,同比下降3.1%,是今年以來全國財政收入首次出現同比負增長;國內增值稅同比下降2.8%,降幅比上月擴大1.6個百分點。政協常委、財稅專家張連起認為,10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國內增值稅均出現同比下降,這反映減稅降費、深化增值稅改革兩方面因素共同影響財政收入同比下降。

政策紅利還在持續釋放中。有專家表示,日前出臺的《關于實施進一步支持和服務民營經濟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將精準助力民營企業實現更好更快發展,以更大力度、更惠政策、更優服務,來提振企業創新發展的信心,有效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文章

福建快3下载安卓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