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民營銀行再出發

 如果關注2018年關于民營銀行的訊息,不難發現,高層“換帥”是一個高頻詞匯。在這一年,17家民營銀行中有7家的董事長或行長發生了變化。

同時,民營銀行設立的速度在2018年也大大放緩。在此前的2017年接連不斷有民營銀行開業,而在2018年卻鮮見新成員加入,這讓業界對民營銀行的前景產生了一些質疑。

直到2018年年末,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將發展民營銀行定為2019年經濟工作的重點之一,民營銀行又再一次讓人充滿遐想。

被寄予厚望

時間回到2015年1月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到位于深圳的前海微眾銀行考察,在眾人見證下,李克強總理面對一臺電腦敲下回車鍵,卡車司機徐軍隨即拿到了3.5萬元貸款。無抵押、無擔保,通過人臉識別技術和大數據信用評級,微眾銀行的第一筆放貸業務由此完成。

細心的人或許會發現,在電腦左側不遠處擺放著微眾銀行的金融許可證。這張金融許可證,意味著我國第一家互聯網民營銀行正式誕生。

意義是雙重的。一方面,作為我國首家互聯網銀行,微眾銀行無營業網點,無營業柜臺,未來將完全依托互聯網為目標客戶群提供服務,這是前所未有的銀行業態。另一方面,微眾銀行是2014 年以來,原銀監會批準的5家試點民營銀行中首家正式開業的。

那天,李克強總理還對微眾銀行的員工說了這么一番話:你們要在互聯網金融領域闖出一條路子,給普惠金融、小貸公司、小微銀行發展提供經驗,要降低成本讓小微客戶切實受益,這也能倒逼傳統金融加速改革。

微眾銀行的員工反應熱烈,這一刻,民營銀行模式下的金融創新被寄予厚望。

政策層面也很快跟上,幾個月后,為進一步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業,促進民營銀行持續健康發展,原銀監會正式發布《關于促進民營銀行發展的指導意見》,標志著民營銀行申辦進入常態化。

這份文件確定了民間資本發起設立民營銀行的五項原則,其中一條便是要求民營銀行要“有差異化的市場定位和特定戰略”。并且,監管部門也為“差異化的市場定位”給出了特定的方向,將其市場定位在傳統金融機構難以覆蓋之處,即要為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三農”和社區,以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提供更有針對性、更加便利的金融服務。

民營銀行的設立門檻并未讓有志于獲得銀行牌照的民營企業卻步,民營銀行籌建熱潮不減。但最近一年民營銀行的設立步伐卻有所放緩。截至目前,我國獲批開業的民營銀行有17家,其中最新開業的民營銀行是遼寧振興銀行,開業時間要追至2017年11月。

原銀監會城市銀行部主任凌敢曾在銀行業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民營銀行的設立不搞“計劃生育”,將繼續按照“成熟一家、設立一家、不一哄而起”的原則,積極穩妥推動民營銀行常態化發展。

凌敢表示,民營銀行要發揮好機制靈活、決策靈活的優勢,用新的體制機制、新的商業模式、新的技術手段,解決傳統金融機構不能或者不愿解決的問題,填補金融服務空白點,有效緩解“融資貴、融資難”等突出問題。

可見,監管部門在民營銀行的批設問題上并不是簡單地追求增加機構數量,而是更看重民營銀行在增加金融服務有效供給上的質效。

打造“特定戰略”

在實現“差異化的市場定位”的同時,還要增加金融服務的有效供給,民營銀行的“特定戰略”非常關鍵。而民營銀行背后的股東,往往在其“特定戰略”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以浙江網商銀行為例,依托大股東阿里在電商領域的資源,網商銀行已融入到電商交易的各個場景,打通了交易鏈路、物流鏈路與資金需求。商家從入駐電商平臺開店開始,網商銀行就可以提供從備貨、營銷、倉儲物流、收款到現金管理的全面金融服務。

針對小微企業資金需求高頻、小額等特點,網商銀行還借助阿里的大數據資源和技術,批量化、自動化授信,實現了“310”服務體驗(即3分鐘申請,1秒鐘放款,0人工干預),滿足了小微客戶對提款用款效率的要求。據了解,現在網商銀行每筆貸款的平均運營成本僅為2.3元,其中2元為計算和存儲硬件等技術投入費用。

據網商銀行2017年年報數據顯示,截至報告期末,已累計為571萬小微經營者提供貸款服務。

相對而言,股東資源相對匱乏的民營銀行,則將尋求合作作為自身“特定戰略”的重要一環。

在威海藍海銀行辦公樓三樓,有一面“藍海銀行朋友圈”的文化墻,螞蟻金服、京東金融、陸金所、平安普惠等眾多行業巨頭的LOGO有序排列。藍海銀行將自身定位為“連接者”,通過互聯網技術與合作伙伴共建場景、共創產品、共同獲客、共擔風險、共享收益。

具體來看,藍海銀行通過互聯網技術實現與各類第三方機構的廣泛合作,借助第三方機構優勢賦能銀行業務。這種平臺化的運營思路,讓藍海銀行短時間內在大數據風控、產品研發、服務獲客等各個領域都能快速擴展,特別是將業務觸角有效嵌入各類生活場景,大大增強了用戶粘性。

目前該行合作的機構對象包括網商銀行、微眾銀行等知名互聯網銀行。據藍海銀行團隊透露,2018年,藍海銀行互聯互通業務的重心已從“互聯網金融”向更大范圍的“互聯網企業”轉移,發展方向將從“聯貸助貸”向“深度合作產品研發和共同獲客”轉變。

背靠小米的四川新網銀行也采用了類似的策略。通過開放超過300個API接口,新網銀行不僅和銀行同業機構合作,更與包括中國移動、螞蟻金服、滴滴出行等多個機構進行跨界合作。對該行而言,合作伙伴能夠提供真實客源和消費場景,解決了自身獲客、審核等一系列痛點。

吉林億聯銀行則把合作的方向向線下延伸,與吉林金控集團合作,創新推出金融助農產品“億農貸”。該產品將借助吉林金控集團在吉林設立的1600多個村級金融服務站,為試點地區農戶提供線下便捷申請,線上迅速放款的互聯網金融服務。

據了解,在開設這項業務的區域,借款人只要年齡在20到60周歲之間、征信良好、有土地承包經營權證,就可以申請最高額度20萬元的貸款用于日常生活及生產經營。農戶通過貸款審核后,通過億聯銀行的手機銀行就可以實現隨用隨支或提前還款,從而提高貸款效率、降低貸款成本。

積極“觸網”

值得關注的是,在金融科技如火如荼發展的當下,那些在初創期定位相對較為傳統的民營銀行也在紛紛“觸網”。

主打“公存公貸”的天津金城銀行在去年4月公開宣布打造“互聯網化公司銀行”。據公開資料顯示,天津金城銀行將聚焦前沿金融科技,將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創新技術運用于實際業務場景,搭建“互聯網+金融”開放平臺,助力金城打造“互聯網化公司銀行”,實現“互聯網+”戰略,踐行普惠金融。

去年7月,藍海銀行也以“新金融助力新動能”為主題舉辦金融業合作論壇。

藍海銀行董事長陳彥直言,藍海銀行雖然遠離國內的互聯網金融中心,但借助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在金融業轉型與變革中闖出了屬于自己的市場機會。“受益于互聯網技術,藍海銀行以連接者的姿態,通過連接眾多合作伙伴,將觸角延伸至各個交易場景、金融場景中,依靠與眾多互聯網金融公司、互聯網公司的合作,增加了在市場上的有效觸點,從而全面提升了獲客、服務、運營、風控等方面的能力。”陳彥表示。

在被問及如何借助金融科技手段,更好地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時,藍海銀行首席信息官田涵勇結合藍海銀行實踐指出:“金融科技本身能帶來金融服務成本的降低。我們經常提起數據就是武器,科技就是生產力。比如,我們的業務流程90%以上都是系統去實現,這就極大降低了經營成本。只有將服務單個客戶的成本降到最低,銀行等金融機構才有可能做好普惠金融。”

此外,在17家民營銀行中,還有4家積極參與到網貸平臺的資金存管業務中,它們分別是上海華瑞銀行、天津金城銀行、重慶富民銀行和四川新網銀行。這4家機構中,除了新網銀行,其它3家最初的定位都不是互聯網銀行。如此布局資金存管業務,也可以看出非互聯網性質的民營銀行在擁抱互聯網這件事上的積極態度。

民營銀行為何紛紛擁抱互聯網?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分析人士認為,近年來,以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為代表的互聯網民營銀行發展較為迅速,優勢逐步顯現。但與此同時,非互聯網銀行性質的民營銀行的業務區域較為局限,如果不能在產品、服務創新等方面取得突破,將在與傳統銀行的競爭中處于劣勢,整體發展亦較為緩慢。所以,擁抱互聯網成為執行“一行一店”模式下的民營銀行尋求業務發展的突破點。

夾縫中謀發展

所謂“一行一店”,是指原銀監會規定的民營銀行在總行所在城市僅可設1家(在行式)營業部,不跨區域。在這樣的規定下,鋪設網點進行營銷獲客的傳統思路無疑是行不通的。

當然,民營銀行面臨的阻礙不止“一行一店”。有民營銀行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相比總行所在地的大行、城商行和農信機構,民營銀行的成立時間尚短、知名度不夠、資產規模和客戶數都比較小,缺乏競爭優勢。在近乎白熱化的銀行市場競爭中,民營銀行的入局仿佛是少年運動員參加了成人組的比賽。

在互聯網的賽場上,民營銀行能夠真正跳脫出一些限制和傳統銀行的壓制。特別是那些獲得互聯網巨頭“加持”的民營銀行,利用互聯網帶來的流量、客群和用戶數據,在真實可信的場景下操作,進行經營和風控,可以實現差異化競爭。

億聯銀行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從該行的實踐來看,“一行一店”政策在客觀上也起到了對民營銀行數字化經營能量的激發作用,有助于民營銀行準確定位和快速發展。這位負責人表示,相較于線下的“一店”,產品和體驗才是獲客的關鍵,“通過科技手段進行產品開發和創新,并利用互聯網的理念在客戶沒有感知的情況下,潤物無聲地提升服務體驗,才能有效地增加客戶粘性。”

在采訪中,有民營銀行人士向記者透露,已收到銀保監會下發的《關于深化民營銀行相關改革試點的意見》,將穩妥地試點包括設立分支機構、資產證券化、實施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計劃等內容。不久的將來,“一行一店”或將逐漸放開。

但互聯網銀行的策略解決不了所有問題,比如負債規模受限。受到“一行一店”影響,民營銀行很難從線下吸收存款特別是零售存款,目前也不符合發行大額存單的要求,而且監管尚未放開個人I類賬戶的遠程開戶,依靠線上渠道獲客乃至展業的操作空間依舊有限。零售業務的負債端操作空間極為有限。

因此,不少民營銀行將目光轉向了同業,依靠吸收同業存款做大負債。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撰文指出,梳理2017年10家公布年報的民營銀行數據,民營銀行的負債中,吸收存款占64%,同業負債占29%,同業負債占比相較一般銀行偏高。

但同業負債也只是一個不甚理想的解決方案。囿于規模和設立年限,部分民營銀行無法進行同業拆借,做同業存單也掣肘頗多,只能將重心放在同業存放。李奇霖表示,部分極缺負債的民營銀行給出的價格可以達到5%。這樣高昂的資金價格勢必對銀行的盈利造成壓力。

負債發展不起來,資產規模就無法做大。在銀行資本金普遍吃緊的時候,有的民營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卻居高不下,有銀行在2017年末仍維持在70%以上。李奇霖表示,進入同業拆借市場和發行金融債券要成立起碼兩三年時間,在此之前這些銀行可以與負債充足但是資本金不足的銀行展開合作,實現共贏。

央行近日實行了全面降準后,銀行間資金相對寬松,DR007創3年多來新低,對負債成本較高的民營銀行來說,能緩解一定程度的成本壓力。但李奇霖認為,這不能完全解決負債問題。“降準釋放的流動性畢竟有限,而且其中部分要用來對沖繳費繳稅、春節居民的流動性需求”,他這樣向記者解釋。

無論是“一行一店”,還是在負債和資本上的問題,都與民營銀行受到的嚴監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記者接觸到的民營銀行人士們并不諱言監管的嚴格,但也都理解監管的意圖,“都是為我們好”。

有業內人士表示,相對傳統銀行來說,民營銀行的股東們都是民營企業,對于盈利有著相對較高的要求,而且股東與民營銀行之間可能存在利益輸送。因此,從引導民營銀行健康、規范發展的角度出發,監管對于民營銀行的嚴格要求是一種必然。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發展民營銀行。這也意味著,今年民營銀行或許能迎來一波政策利好。李奇霖認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傳遞的信號或意味著今年將加速批籌通過民營銀行的設立申請。

第一家民營銀行開業至今的4年中,民營銀行高調走進了一片紅海,進而開辟了競爭中蘊藏的藍海,為銀行業發展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今年,民營銀行是否能進入加速發展的窗口期,仍需拭目以待。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文章

福建快3下载安卓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