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社區銀行去與留

 在2018年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發展社區銀行被定為2019年經濟工作的重點之一,由此沉寂許久的社區銀行概念重新引發關注。

社區銀行上一次迎來“高光時刻”還要追溯至2013年。彼時,隨著民生、興業、光大、平安和浦發在內的多家股份制銀行紛紛啟動社區銀行戰略,社區銀行的概念在業內初興,諸多銀行也隨之效仿。但隨后,因為多種原因,幾乎沒有一家銀行完成了最初的設想,社區銀行的概念也似乎“風光不再”。

但事實上,社區銀行的發展從未停步,不少銀行低調前行,根據自己的實際需求扎實推進社區銀行的發展,頗有建樹。但同時,也有一些定位不清晰、運營能力差的社區銀行被關閉,行業分化逐漸顯著。

如今,被政策層面再度著重提及,這讓社區銀行的未來充滿想象空間。

何為社區銀行?

“目前,我國監管部門尚未對社區銀行進行明確定義和分類。社區銀行一般是指在一定地區的社區范圍內,自主設立、獨立運營,持牌經營,服務于中小企業和個人客戶的法人機構。區別于大型銀行,其特點主要體現在規模相對較小、經營靈活、服務便捷等方面。” 恒豐銀行戰略發展部研究員唐麗華告訴記者。

雖然監管部門沒有出臺相關針對性文件,但在業界看來,監管部門更多將社區銀行的切入點放在對銀行設立社區支行的審批管理上。

在社區銀行發展勢頭正猛的2013年,民生銀行一度提出3年內在全國開出1萬家社區銀行(民生銀行稱之為“金融便民店”)的目標。不過,當年銀監會的一紙文件隨即讓該計劃踩下剎車。

原銀監會在統籌研究此前中小商業銀行支行發展模式的基礎上,于2013年12月發布《關于中小商業銀行設立社區支行、小微支行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中小商業銀行社區支行、小微支行的牌照范圍、業務模式、風險管理、退出機制等內容進一步明確。

在定位方面,《通知》將社區支行、小微支行定位于服務社區居民和小微企業的簡易型銀行網點,屬于支行的一種特殊類型。業務經營范圍一般包括吸收公眾存款、發放個人貸款、從事銀行卡業務、代理收付款項、辦理國內結算等。

除了明確定位,《通知》規范社區銀行發展的目的尤為明顯,其中明確提出,為確保其合法性、嚴謹性,社區支行、小微支行設立應履行相關行政審批程序,實行持牌經營。此外,社區支行一般不辦理人工現金業務,現金業務主要依托自助機辦理,不辦理對公業務,單戶授信余額不超過500萬元。

值得關注的是,此前部分銀行設立的“自助銀行+人”的咨詢型網點也被要求應規范界定為社區支行、小微支行,自助銀行應界定為無人值守的銀行網點。在當時,這意味著“自助+咨詢”的社區銀行模式被叫停,民生銀行此前已經在全國范圍內鋪開的上千家該類型的“金融便民店”也面臨轉型或停業。

曾經監管審批的要求讓各家銀行的社區銀行戰略大為放緩,但如今備受關注的社區銀行的外延內涵遠大于社區支行,設立社區支行只是社區銀行的表現形式之一。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就直言,不少人對“社區銀行”的理解存在嚴重偏差,將社區銀行簡單等同于社區支行。在董希淼看來,社區銀行可從三個方面去理解:第一,它是指一種銀行類型,是法人銀行,不是銀行分支機構;第二,它是服務社區的小型銀行,這里的社區既可以是城市或鄉村居民的聚居區域,也可以是一個縣或一個市,甚至一個省;第三,它的組織架構簡單,業務相對單一,主要是傳統的“存貸匯”。

唐麗華也表示,社區銀行的概念起源于美國,它是一種銀行類型,是獨立法人機構,而社區支行只是銀行的簡易型網點。我國一些規模較小、業務簡單的城商行、農商行、農合行、農信社、村鎮銀行以及部分民營銀行等都可以納入社區銀行范疇。

談及社區銀行和社區支行的區別,東部某農商銀行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管社區支行叫做‘有人值守的離行式自助銀行’,需要監管審批,發放牌照,是一種狹義的社區銀行。從廣義上看,只要是服務社區客戶的網點,我們都叫做社區銀行。”

事實上,現在,股份制銀行、城商行、農商行,甚至村鎮銀行都在不同程度上打造著屬于自己的社區銀行品牌。各家銀行的社區銀行戰略在摸索中自成一派,各家社區銀行的模式也因此各不相同。

模式各異的社區銀行

從過去來看,股份制銀行對社區銀行有著極大的興趣。然而,在傳統銀行網點之外,股份制銀行想要進一步下沉社區,除了自助銀行,以及相比之下更具主動性的社區支行,目前似乎并沒有其它更好的選擇。

股份制銀行為什么要下沉社區?回過頭看,2013年被稱為互聯網金融元年。那一年,余額寶的規模達到1853.42億元,成長迅猛。面對互聯網金融如火如荼的發展之勢,多家股份制銀行不約而同啟動社區銀行戰略,其實是為了在互聯網金融的沖擊和利率市場化的影響下,向零售業務的戰略轉移,從而開疆拓土、發掘業務、吸收客戶。

時任民生銀行行長的洪崎在2014年召開的一場股東大會及投資者見面會上直言,民生銀行將戰略重心轉向“兩小”(小區金融和小微金融),將公司業務做事業部改革,從小微業務又轉移到零售業務,都是為了應對利率市場化和金融脫媒。

據民生銀行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民生銀行社區網點達1504家,覆蓋了全國101個城市,服務了200萬家庭、600多萬客戶,管理客戶資產突破2500億元。雖然遠未能達到當初1萬家的目標,但從數據看,也基本達成了民生銀行當初對社區銀行戰略的希冀。

“股份制銀行過去往往更看重公司業務,在零售業務上重視不夠。但是,近幾年來,他們也紛紛轉型零售業務,加速在區域的布局和發展。但站在農商行的角度來說,我們天然就是一家社區銀行。”瑞豐農商銀行副行長秦曉君說道。

相比轉戰社區的股份制銀行,本就扎根縣域,定位于服務“三農”和小微企業的農商銀行,又是如何打造社區銀行的呢?

秦曉君告訴記者,就狹義的社區銀行建設而言,瑞豐農商銀行將社區銀行的建設分為“一城一鄉”兩種模式。“一城,即在城市社區,將有人值守的無人銀行,作為傳統網點的有效補充,依托社區開展‘金融+非金融’的服務,融入城區社區,集聚社區客戶。尤其是隨著城鄉一體化發展步伐的加快,新興小區建設多,傳統網點的建設成本又高,我們會通過該類型網點的布局先將業務發展起來,之后再根據業務情況做進一步的規劃建設。”

“一鄉,即在農村社區,全面開展鄉村金融服務點的建設。2018年末,我們共建設有豐收驛站386家,覆蓋了轄內所有行政村。其實質是打通金融服務的‘最后一公里’,尤其是使偏遠地區的老百姓也能夠享受到方便、便捷的金融服務。”秦曉君說。

據了解,2015年初,柯橋支行作為瑞豐農商銀行社區共建的試點單位,以新設的有人值守自助銀行為平臺,通過主動融入社區建設,打造社區生活生態圈,推動了一攬子零售業務的快速增長。

山東諸城農商銀行相關負責人也認為,社區銀行是傳統銀行網點服務在農村、社區的進一步延伸。談及社區銀行與其它傳統網點的不同之處,上述負責人指出:“社區銀行建設本著‘輕型化’原則,營業面積小、服務人員少,運營成本低。我們建設一處社區銀行的成本大約在2-15萬元不等,最大的支出就是硬件設施建設,包括房屋租賃、裝修改建和自助機具布放等。”

說起社區銀行,羅莊農商銀行副行長張華龍至今還記得2013年聽到民生銀行計劃開出1萬家社區銀行時是既驚訝又羨慕。

“社區銀行在2013年成為業界關注焦點,當時羅莊區龍湖村周邊實施大面積舊村改造,農民都住進了社區。為做好社區居民的金融服務,我們于2014年將龍湖支行定位成社區銀行,把社區銀行作為網點經營轉型的重點方向。” 張華龍告訴記者,定位社區銀行,目的就是打破傳統銀行“等客上門”的模式,通過走進社區、貼近客戶的親民形式,增強客戶粘度。

據張華龍介紹,為更好推進社區金融發展步伐,羅莊農商銀行探索出多種不同類型的社區銀行特色經營策略和模式,其中,“農金員+農金通”模式主要緊跟舊村改造和新社區建設需要。“此類服務點物理空間不大,但位于社區村居和街道明顯位置,并且和社區居民聯系緊密,是當前農村城鎮化、社區化過程中,特別是舊村改造和新社區建設過程中我行主要加以規范和引導的模式。”

除此之外,還有“農金員+農金通+自助機具(電子銀行體驗)”模式、“農金員+農金通+智e購”模式、特色主題銀行模式、智慧銀行模式。

張華龍還告訴記者,雖然服務對象沒有改變,但社區銀行的理念讓我們員工的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的服務質量因此大大提升,在塑造良好社會形象的同時也提升了市場競爭力。

問題與機遇并存

值得關注的是,2017年以來,作為社區銀行戰略落地方式之一的社區支行開始頻頻關停。

根據銀保監會數據庫查詢,截至2019年1月3日,全國持牌社區支行約5827家,另有1265家社區支行退出運營,僅2018年12月就退出了115家。今年以來,社區支行的關停之勢仍舊不減。記者梳理發現,今年以來,截至2月19日,已有59家社區支行經監管部門批準關停,而在此期間開業的社區支行只有11家。

雖然社區支行只是社區銀行戰略的實現方式之一,但社區支行關停潮仍將社區銀行推上風口浪尖,甚至有激進的觀點認為發展社區銀行是與金融科技背道而馳。

對此,浙江永康農商銀行發展規劃部總經理何斌認為,這種說法過于片面化了。“對于那些無網點或網點少的銀行,還是需要通過設立網點來發展業務,因為網點對于銀行來說,是維系客戶和拓展客戶的關鍵所在,金融科技將是發展社區銀行的助推器,使社區銀行的產品更豐富、辦理更便捷,客戶的體驗更好。”

那社區支行為何仍屢有關停?問及原因,唐麗華認為,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部分社區支行自身定位不明確,缺乏差異化的服務和產品,既缺乏區別于傳統網點的有特色的產品和服務,也缺乏針對社區客群需求特點的差異化、個性化的服務,同時,受限于營業面積和服務功能,競爭力明顯弱于綜合性網點。

二是部分社區支行自身的運營管理能力較弱。一方面網點選址缺乏合理規劃,導致客流不足;另一方面,網點人員配備參差不齊,考核激勵制度不夠完善,部分銀行尚未建立社區支行的專門考核機制,而是同普通網點考核標準相同,以致部分社區支行考核難以達標。

三是受移動支付、手機銀行等快速發展的影響,部分業務受到替代,比如個人理財、繳費結算等業務,越來越多的客戶更多傾向于在線辦理。

唐麗華還認為,社區支行若要實現持續發展,需要在三個“融入”上下功夫。“一是融入場景,結合社區生產生活環境,把金融服務與社區的經濟生活結合起來,提供系列便民增值服務,增強客戶的情感體驗,拉近與客戶的關系。二是融入專業,在產品差異化上下功夫,根據社區的日常生活需要,深挖需求,提供有針對性的配套金融產品,同時,敏捷響應也是社區支行運營能力提升的體現。三是融入科技,加強社區支行的智能化變革創新,構建線上線下一體化的服務體系,提升網點的服務體驗和能效,使社區支行成為線上服務的線下延伸。”

社區支行的發展問題一定程度上也為社區銀行戰略提供了經驗。張華龍表示,當下發展社區銀行,尤其是在城區,應按照“互聯網+”的整體思路,整合“線下渠道”和“線上平臺”,打造輕型化、營銷化、智能化的特色城區社區金融服務體系。

“具體來說,一是密切關注城區規劃,圍繞城市、社區建設、商圈等主流經濟要素的變化和流轉,對網點布局持續優化調整,同時,細化內部功能分區,提升智能化水平,滿足客戶差異化需求。二是實現社區金融服務的智能化,使居民可以足不出戶繳納水、電、燃氣、物業費等基本生活費用,繳納醫療等各類保險費用。三是打造集‘互聯網金融+小微企業+社區消費者’三位于一體的農村電商服務平臺為主旨,為客戶打造一種更便民的生活體驗,實現購物、休閑、娛樂等生活‘一站式’服務。”張華龍說道。

張華龍最后向記者舉了一個生動的例子來形容社區銀行:“就像快遞服務一樣,你通過線上操作買來的東西,還需要線下的快遞員為你及時、完好的送達。我們社區銀行所提供的服務就像快遞員一樣。”

所有這些表明,社區銀行的生存和發展,既背負著諸多待解的難題,又面臨著觸手可及的現實需求。是去是留,以及能否借此政策東風再領風騷,人們試目以待。

本報記者王愛靜 陳磊對本文亦有貢獻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文章

福建快3下载安卓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