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兩會時間話“三農”

  北京又迎來了兩會時間,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共聚一堂,共商國是。

  對于“三農”領域的工作者們,全國兩會也牽動著他們的心。當前農村領域各方面的改革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有成就、有梗阻、有迷茫,他們希望能夠從全國兩會傳遞的政策訊息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明確未來發展的方向。

  通過廣泛地同“三農”領域的工作者們交流,本期我們梳理了6個他們目前最為關心的話題,期待能夠從今年兩會中找到答案。

  如何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防止返貧現象發生

  黨的十九大明確把精準脫貧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一。

  過去的2018年,我國共減少貧困人口1386萬人,貧困發生率比上年下降1.4個百分點,連續6年超額完成千萬以上減貧任務。

  雖然脫貧攻堅戰取得了決定性進展,但脫貧攻堅任務依然艱巨。全國人大常委會專題調研組關于脫貧攻堅工作情況的調研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還有農村貧困人口1660萬人,約400個貧困縣,近3萬個貧困村。尚未脫貧人口中,長期患病者、殘疾人、孤寡老人等特殊困難群體和自身發展動力不足的貧困人口比例高,保障性扶貧特別是財政兜底的壓力越來越大。深度貧困地區如期脫貧任務重,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突出。

  與此同時,在推進精準扶貧的過程中,如何防止返貧現象的發生的同樣值得關注。報告中就指出,貧困地區摘帽退出后仍將長期處于經濟欠發達、發展相對落后的狀況,持續穩定增收基礎薄弱,自我發展能力依然不強,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記者梳理發現,各地方政府已經將防止返貧提上2019年的工作安排。

  具體來看,河南提出建立脫貧正向激勵和穩定脫貧長效機制,減少和防止貧困人口返貧;云南提出建立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研究解決收入水平略高于建檔立卡貧困戶的群體缺乏政策支持等新問題,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銜接,鞏固脫貧成果;湖北提出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堅持脫貧不脫責任、脫貧不脫政策、脫貧不脫幫扶,增強貧困地區、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和自我發展能力,減少和防止貧困人口返貧……

  2019年我國的減貧目標是繼續減少貧困人口1000萬以上,實現300個左右貧困縣摘帽,基本完成“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規劃建設任務,為2020年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堅實基礎。因此,2019年將成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攻堅克難的關鍵一年。

  在此背景下,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如何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防止返貧現象發生將成為代表委員關注的焦點之一。

  如何推進農村土地制度改革 釋放農村發展活力

  今年是新一輪農村改革的開局之年,其中土地制度改革是農村改革的“重頭戲”。

  日前,中央關于“三農”工作的文件接連發布,《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和《關于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意見》,都對農村改革提出了要求,讓農民對“地生金”有了期待。

  每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在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上有著濃墨重彩的一筆。“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對新一輪農村改革作出了部署。處理好農民和土地的關系仍然是深化農村改革的主線,總的要以土地制度改革為牽引,推進農村改革。以土地制度改革為牽引推進新一輪農村改革,會進一步釋放農村發展的活力。”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在解讀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時說。

  可以預見,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大力實施,我國“兩權抵押”將繼續朝縱深推進。2019年,將重點圍繞宅基地“三權分置”,拓展改革試點,豐富試點內容,探索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有效途徑。并結合發展鄉村旅游、下鄉返鄉創新創業等,探索盤活利用閑置宅基地和農房、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的辦法。

  在農村改革過程中,安徽鳳陽縣小崗村的改革值得借鑒學習,據了解,小崗村集體經濟已經突破千萬元大關。近期,4000多名村民每人領到520元集體經濟股權紅利。

  目前,安徽5800多個村完成集體產權改革,農村8057萬畝承包地全部確權完畢。改革,讓沉睡的農村資源煥發出了勃勃生機。小崗村就通過量化集體資產,使村民人人持股。

  2015年8月國務院下發關于開展農村“兩權”(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和農民住房財產權)抵押貸款試點的指導意見后,尤其是自2015年12月以來,我國推進“兩權”抵押貸款試點,并在法律框架下大膽探索,有效推動緩解“三農”領域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盤活了農村資源資產,推動了土地流轉,促進了農業經營由分散的小農生產逐步向適度規模經營轉變,取得階段性進展。但成績的背后困擾仍存在,如相關的法律制度缺失、抵押物價值評估和處置、集體所有產權切割等問題仍需改善等問題。這些都是農村金融工作者極其關心的話題,他們希望能夠從今年全國兩會上得到一些新的訊息和答案。

  如何優化金融服務 解決民企融資難題

  金融服務是民營企業發展的重要助力。近期從中央到各部門都表示對此的高度關注,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支持、指導金融業做好民營企業金融服務。

  2019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民營企業融資再迎利好。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下發后,銀保監會迅速跟進,于2月25日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有關工作的通知》提出了23條細化措施,旨在進一步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切實提高民營企業金融服務的獲得感。

  與此同時,各地方政府也在根據本地實情,出臺相關政策。記者梳理日前相繼出爐的各省、市、自治區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發現,有關金融支持民營企業的內容頻頻出現。

  具體來看,河南將開展重點領域綜合金融服務行動,加快建設民營企業金融服務系統,加快發展普惠金融、科技金融、綠色金融,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天津將安排100億元的再貸款和再貼現資金、100億元的常備借貸便利資金,專項用于支持地方金融機構增加對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寧夏將健全融資擔保體系,促進銀政企深度聯動,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的貸款支持;青海將全面推進普惠金融綜合示范區試點工作,建立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成本的獎補機制,健全民營企業貸款風險補償制度,全面推廣“雙基聯動”,深化銀企對接活動,打通金融支持民營經濟和中小微企業的“最后一公里”。

  在多方聚焦下,如何做好民營企業金融服務應該會成為今年全國兩會業界較為關注的一個話題。

  從目前已經公布的提案來看,民盟中央就在《關于進一步推動票據市場支持民營企業融資的提案》中指出,票據融資具有成本較低、與實體經濟關系密切、高度貼合民營企業、兼具靈活性和高效性等特點,建議支持票據市場發展,并拓展票據市場非銀資金來源,降低票據融資資金成本,以及發展商業承兌匯票回購業務,提升商票流動性等。

  如何推動糧食收儲制度改革 加快種植結構調整

  作為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頭戲,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對重要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改革提出了要求。中央一號文件指出,按照更好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取向,完善稻谷和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和完善玉米和大豆生產者補貼政策。

  我國連續執行14年托市收購政策,自2014年起,為推動糧食供給性、結構性改革,讓收儲價格更好地反映市場供求,我國就開始了糧食收儲市場化改革。

  在改革過程中,大豆、玉米率先施行了價補分離的改革,收購的價格由市場決定。小麥雖然沒有取消托市收購,但其標準也在發生進一步的變化。2019年小麥最低收購價格的通知顯示,最低收購價比2018年下調3元。同時,要求提高國標收購等級,引導地方政府和農戶重視糧食質量,促進糧食提等晉級,加快種植結構調整。

  糧食收儲市場化改革的不斷推進,將推動農業由“種得好”向“賣得好”轉變,靠“賣得好”倒逼帶動“種得更好”,促進優質優價糧食收儲機制在全國范圍內形成。

  此次全國兩會,代表和委員們將會對此領域有哪些好的建議?拭目以待。

  農商行如何回歸本源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在2018年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推動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業務逐步回歸本源”被明確提出,成為2019年經濟工作的重點之一。

  為推進農商行回歸本源,2019年1月,銀保監會發布《關于推進農村商業銀行堅守定位 強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務能力的意見》,旨在推進農商行更好地回歸縣域法人機構本源、專注支農支小信貸主業,不斷增強金融服務能力,支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促進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也提出,推動農商行、農合行、農信社逐步回歸本源,為本地“三農”服務。以及打通金融服務“三農”各個環節,建立縣域銀行業金融機構服務“三農”的激勵約束機制,實現普惠性涉農貸款增速總體高于各項貸款平均增速。

  政策要求農商行回歸本源的背后,對應的是部分農商行在業務中出現了“離農脫農”的現象。2018年8月31日,銀保監會曾發布公告對5家省聯社進行處罰。在公布的四條處罰原因中,有兩條都脫離了應該堅守的“本源”:一是對農合機構偏離支農服務主業沒有有效糾正,對“離農脫農”問題不考核;二是違規設立實體企業、未經批準超范圍開展業務等。

  農商銀行是我國縣域地區重要的法人銀行機構,截至2018年9月末,全國有農商銀行1436家,資產負債規模均超過23萬億元,涉農貸款和小微企業貸款在各項貸款的占比長期保持在60%和50%左右,涉農貸款和小微企業貸款戶均余額分別為30萬元和131萬元。農商行以在銀行業10%的資產占比規模,貢獻了涉農貸款和小微企業貸款22%和21%的規模,成為支持“三農”和小微企業名副其實的金融主力軍,在助力縣域經濟發展方面也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今年的兩會期間會否傳出關于農信社改革新的政策訊息?農商銀行、農合行、農信社應當如何回歸本源?成為農村金融領域工作者的重要關注點。

  農業保險如何創新惠及農民

  作為“三農”發展的重要保障,農業保險一直是中央一號文件的重要內容之一,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也不例外。

  2月19日,中央一號文件《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多次提及農業保險的發展。其中提出要完善農業保險,關鍵是按照擴面增品提標的要求,完善農業保險政策。推進稻谷、小麥、玉米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擴大農業大災保險試點和“保險+期貨”試點。探索對地方優勢特色農產品保險實施以獎代補試點等。業內人士分析,今年的一號文件中蘊含著農險創新的大機會,將推動農業保險繼續發展。

  近年來,我國農業保險快速發展,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取得農業保險原保險保費收入572.65億元,同比增長19.54%,遠高于行業增速;農險保額3.46萬億元,同比增長24.23%。

  雖然發展快速,但是,目前我國農業保險仍然存在農民投保積極性不夠高、保障程度低、財政保費補貼品種范圍有待拓展、大災風險分散機制不健全和產品創新性還有待繼續加強等問題。目前在國家政策的重視和地方財政的支持下,參與我國農險市場的主體越來越多,新型產品和模式逐步落地,未來農險市場的發展潛力仍然非常巨大。

  對我國農業保險未來的改革和發展,今年兩會將會傳遞出什么聲音,令人期待。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發表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文章

福建快3下载安卓版网址